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磨砺文化 > 磨砺文苑 > 岁月如潮 > 正文
年夜的灯光
发布时间:2020-11-20    浏览:237次    作者: BBBBBB1

 

李一帆A区2017级2班

 

这座山头上,只有寥寥的几户人家。夜晚,星星点点的灯光像几只孤单的萤火虫瑟瑟发抖,只有一家是最特殊的,亮着黄色的灯光。

这一家本是人丁旺盛的,但是在十几年前,家里的男丁们纷纷外出挣钱去了,之后老爷子去世了,现在家里只剩下一位老妇人。

昏黄的灯光下,老妇人仔细地数着手里的一掇钞票,这些钱都是孩子们外出挣回来的。老妇人总是推脱说用不了,却一直没舍得花钱给自己买一件新衣服,每年都是子女强行给她挑几件新衣服。老妇人数完钞票后,就赶紧熄了灯安寝——她期盼着明天,把这些钱当做过年的压岁钱还给她的子孙们。

夜里下了一场小雪,早晨山间还起了一层薄雾。老妇人朦胧地听见雾中传来一声车笛,她忽然惊醒:年要到了!

今年老三没回来,但是却托其他兄弟们带回来了许多补品。她不识字,不知道那些叫做什么,只是听说十分的贵。老大向来是全家都回来,而且今年还在县城买了房子,不准备再出去了,可以时常回到这座不知名的山来看望母亲。老二的妻子和孩子回来了,把老二近来太忙了的消息告诉了母亲。老妇人总是说没关系,只要人平平安安就行。

年,终于到了。这个小山头上的小山村,也许是烟花味儿最浓的地方了。院子前一桶桶五颜六色的烟花争先跳出,在天空上崩裂开来,星火紧紧地夹在星星之间,闪烁缥缈。年纪大的儿女们都掏出手机,将这一刻定格在四方的屏幕上;老妇人仰着头,静静地望着,把这一刻定格在脸上;年纪小的孙子孙女们莹莹地笑着,将这一刻永远的定格在心中……

吃过团圆饭,老妇人笑盈盈地把一个个精美的红包递到每一个子孙的手里。孙女孙子们都欢快的打开红包数数得到了多少钱,而儿子儿媳们却表情凝重,默默地低着头。

这时,大儿子突然发话:“妈,您怎么还在用这种白炽灯呢,亮又不怎么亮,还耗电,我去年不是带回来了好几个节能灯吗,我看其他人家都换上节能灯了,您也换一换吧。”

老妇人只是答应:“好…好吧。”一片欢声笑语后,老大就把节能灯泡换了上去,年夜也悄悄地溜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说年味儿渐渐地淡了,老妇人怎么也不理解,她总是认为年味儿是越来越浓的,现在甚至比小时候更加期待年的到来。只不过,她发现年似乎愈来的短了。

清晨,李子树还攥着枝梢的几个雪白的芽孢,老妇人送走了儿女们,回头望了望空荡荡的堂屋。

第二天,她请来了一位邻居把白炽灯又换了回去。邻居很不解,但还是把灯泡换了。

夜里,那只发着金光的萤火虫格外显眼,像是黑蒙蒙一片中一颗最明亮的星。邻居们都齐齐地望了过去,望向那温暖而又寂寞的灯光。


本网站内所有内容均属山东省龙口第一中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7-2020    鲁ICP备0504054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