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磨砺文化 > 磨砺文苑 > 教师港湾 > 正文
西藏纪行(八)漫步拉萨八廊街
发布时间:2019-01-18    浏览:904次    作者: 时国华



徜徉在日光之城——拉萨的八廊街上,你便置身于了高原厚重而又古朴、温馨而又详和、神秘而又虔诚的宗教文化氛围里,你便会忘情地去呼吸琳琅满目的藏文化带给你的浓郁气息。

在这里,你可以领略到古老高原上几乎所有的特色文化载体。神奇的藏药、独有的“唐卡”、古朴的藏刀、装饰的牛羊骨、珍贵的经版条、藏币九眼石,经轮、哈达、项珠、念珠、护身符、糌粑、青稞酒、酥油茶等,从富有特色的生活日用品到手工艺品,宗教用品、古玩及来自印度、尼泊尔、缅甸、克什米尔等地的商品,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如今,八廊街成为了西藏最具有名气的商品、物质集散街,也是最具有宗教文化内涵的街。

八廊街是环绕大昭寺的最著名的步行街,是朝圣者转经的街,是随着大昭寺的修建而发展起来的街。七世纪吐番王松赞干布在修建供奉众多佛像和圣物以供信徒们顶礼膜拜的大昭寺时,便在不远处修建了四座宫殿。不久,大昭寺四周又出现了18座家庭式的建筑,远道的朝圣者、商人小贩愈来愈多的集中到了这里。大昭寺便成了传播佛教的中心圣地,八廊街便在这悠悠的岁月里发展繁荣起来了。

大昭寺是八廊街的主角。大昭寺主要建筑由门廊、庭院、佛殿、回廊、天井及分布四周的僧舍等组成。门廊顶置鎏金法轮、卧鹿,左右两边有四大天王坐像;庭院内一周为回廊,因回廊四壁绘有千佛壁画,故又名“千佛廊”;木质佛殿的金顶飞檐上的饰物有雕刻的神仙、法轮、宝塔、莲盘、龙、凤、狮、鸟等。佛殿内有释迦牟尼殿、无量光佛殿、强巴佛殿、千手千眼观音佛殿、释迦牟尼不动金刚殿、法王拉康等8座。

大昭寺内藏有大量的历史文物和艺术珍品。如各种铜造像、唐卡,有文成公主从内地带来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里像,大昭寺的吐蕃壁画则是西藏保存下来的最早的绘画作品。可以说,大昭寺及八廊街是祈愿大法场、辩经、驱鬼、迎弥勒佛等许多重大政治、宗教活动的场所。

漫步在八廊街上,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拉萨人都会沿着顺时针方向走动。不少人手里捻着念珠或摇转着经轮,嘴里不停地念着六字真言,有的身旁还跟着红布条的放生羊。

转经筒就是把经文写在纸上卷起来,装入手摇的小型经筒里。数千条经文里最常见的就是六字真言——唵嘛泥汃咪吽。据《西藏王统记》称:六字咒是一切福善功德之本源,是一切利乐成就之基础。若能忆念此咒,则如日照雪山,所造罪障恶悉得清净,往生极乐世界。若佩于身,善男子,四百零四种病患不能侵犯,如此威力,无怪乎人人念此言。教徒们的步履沉稳而又安详,虔诚的脸上让你品味出一种执着精神,一种幸福的向往,一种宗教信仰的厚重。

转经的人流中和大昭寺广场上,有众多的叩大头、叩短头、叩响头的教徒们。特别是叩大头的,他们两手合掌过头,自顶至额、胸、拱揖三次,再跪倒匍匐于地,双手伸直,平放于地,划地为号,一遍遍重复着这些动作和不停地念叨着六字真言,虔诚的姿态里彰显着佛教的诱惑。

想到佛教“苦谛”之说:大千世界生老病死的自然之苦到处都是,爱憎怒恨的情感之苦天天都有,人生便是苦海无边的汪洋。而苦难之因在于本人,所遭受的一切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也是前世和今生的行为结果,所以只有接受它,这就是所谓的“前世造因,今世造业,来世受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要解脱痛苦和烦恼,超出生死轮回范围,达到“涅槃”的境地,就必须约束身心,超尘离俗,磨炼受苦,泯灭情欲,去恶从善,随遇而安,与世无争,安贫乐道,忍受苦辱。

每个人随自己今生善恶的行为,来世或生天界为天人,或生人界为凡人,或为饿鬼,或为畜生,或为阿修罗,或堕地狱,一切众生永远在此六道造物循环往复,直到成佛,永脱轮回。于是成千上万的信徒为了來世免入地狱,得生善道,忍苦难一生,倾其财产供献寺庙,以示虔诚之心。

忽然想起作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十五岁居高墻深院过着教律森严的生活,却是一个反对宗教虚无神秘和禁欲的代表人物。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化名唐桑旺布,每至深夜,便翻出宫墻,冒着纷扬大雪潜入酒肆民家、拉萨街头、布达拉宫下面的村庄,与少男少女们唱歌跳舞饮酒狂欢,并与一位來自琼结地方的美丽姑娘达娃卓玛相知相爱了。

“住在上面布达拉宫的\是日増仓央嘉措\住在下面雪村的\是浪子唐桑旺布。\入夜去会情人\破暁时大雪纷飞\足迹已印在雪上\保密还有什么用?”这首诗表现了诗人无畏宗教戒律、追求世俗生活的的勇气。

但不幸的是他的行为为宗教势力所不容。达娃卓玛被迫随父母离开,不知去向。仓央嘉措伤心至极,写下了大量思恋情诗。公元1705年,拉藏汗向康熙帝报告其行为不遵守宗教戒律,不应是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于是皇帝废黜了仓央嘉措。在被押往京师途中,他身心疲惫,病疾交织,艰难行至青海湖边时,乌云低垂寒风阵阵,细雨朦朦冷冷凄凄,伫立眺望思念恋人,不禁仰天长叹泪如雨下,伤悲极度口吐鲜血,轰然倒地溘然病逝。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毎毎品读其诗,就经不住心痛难抑潜然泪下。他的诗道出了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最真实美好的情感,揭开了把人肆意神化的面纱,更是揭示出了宗教的虚伪。但佛教中“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欲、不瞋恚、不邪见以及孝敬父母、慈悲为怀等基本道德信念,对个人修养,对社会风尚,对民族性格的形成及社会秩序稳定有着良好的作用。

当成百上千从四川、甘肃、青海出发的信徒们,抛家弃产,不辞劳苦,不远千里,花一两年的时间,一步磕一个长头,沿途乞讨到拉萨朝佛,即使倒毙于千里途中也在所不惜,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信仰的伟大的力量。

忽然眼前跳出了来西藏时一个挥之不去的场景。

天幕苍茫,旷野无际。一个着猩红色袍服的朝圣者跋涉于千里途中,每天虔诚而又安然地重复着磕长头的动作,惟有周而复始的祈祷真言伴随着荒原的沉寂与落寞。冬去春来,夏逝秋至。终于有一天,他匍匐于地再也没力气爬起来,生命之源在他的躯体里干涸殆尽,猩红色的藏袍在地面摊成一朵凝固鲜艳的格桑花。他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量努力抬起头颅,两眼凝视着遥远的圣地的方向,夕阳浑圆剔透如佛之圣灯,山脉雪峰叠嶂肃穆深远。

灵魂飞出躯体,目光渐行暗淡,多少遗憾与向往随着眼泪流出,那最后一颗伤心的泪珠里映着一枚苍凉的夕阳。泪珠哀伤坠落,夕阳跌碎无痕,天地空旷寂静,晧月冷冷无垠。

我的心被泪水淹没,伤感于逝者信念的厚重与沧桑、执著与悲凉。

伫立八廓街头,想到明天将要离开西藏,心中升起浓烈的不舍和留恋——这高原辽远的感动,这生命中一段辉煌的体验,这浬槃式的灵魂洗礼!

也许,我还会來的!


徜徉八廊街,便置身于了高原厚重而又古朴、温馨而又详和、神秘而又虔诚的宗教文化氛围里


叩大头的两手合掌过头,再跪倒匍匐于地,双手伸直,平放于地,划地为号,一遍遍重复着这些动作和不停地念叨着六字真言,虔诚的姿态里彰显着佛教的诱惑。

信徒们,不辞劳苦,不远千里,一步磕一个长头,到拉萨朝佛



装饰的牛羊骨


生命之源在他的躯体里干涸殆尽,猩红色的藏袍在地面摊成一朵凝固鲜艳的格桑花



灵魂飞出躯体,目光渐行暗淡,泪珠哀伤坠落,夕阳跌碎无痕,天地空旷寂静,晧月冷冷无垠。

以上图片均为当时所拍
本文刊发于《作家世界》纸质第2期,部分章节刊发于《思维与智慧》



本网站内所有内容均属山东省龙口第一中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7-2020 鲁ICP备05040546号-1